繁體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学园地

文化

父亲与书
发布时间:2020-06-09 来源:酒泉公司 作者:马琳

初夏午后,带孩子路过书店,无意间看到了橱窗的《资治通鉴》,再也挪不动脚步,记忆一瞬间被拉回到了初二暑假。那年父亲外出旅行,一家人满心期待着他的旅行礼物,结果父亲用身上仅有的钱买了一套正版《资治通鉴》全294卷。一路上,他格外珍惜,生怕颠簸的路途损坏他的“宝贝”,小心翼翼地运到家里,本想向我们炫耀一番,得来的却是母亲无奈的白眼和年幼的弟弟因礼物落空的哇哇大哭。

父亲爱读书,却也不偏执地去读某一类型的书,而是喜好博览群书。从拗口难解的史书、四大名著到种花做菜的书他都读。闲来无事他喜欢看书,心中烦躁难解他也总用看书调解情绪,所以家里的书架上摆满了书,甚至枕头下也会时常放着一本书。小时候我一直不理解并未上过大学的他是如何去理解费解的文言文,直到有一次我无意在翻父亲的书柜时发现了一本被翻烂了也不舍得扔的古文字典。

父亲爱看书,更愿意去分享他的书中所学,比如为年幼的我们答疑解惑。上高中那会,每每暑假学习中遇到难解的文章,父亲总会用他稍显蹩脚的普通话为我讲解。说实话,那会儿的我经常对他所讲的内容持怀疑态度,也为了找机会反驳父亲而在语文课上格外认真。可事实证明,父亲的理解大多数是正确的,而我们也会就那几个错误的理解而嘲笑他,他也总是笑着,嘴里一边念叨着“活到老学到老”,一边及时记录下来。

父亲爱看书,他更喜欢从书中学习新鲜的菜式。每次回家他总是早早准备食材,用一大桌子饭菜犒劳着从各地回来的孩子们。饭桌上他一遍遍地询问着:“好吃吗?好吃吗?”可我们总是投入在美食中,敷衍得回答着:“还行、还行。”可是一个个光盘却足以彰显对他厨艺的肯定。他有个习惯,即使在报纸上看到新鲜的菜谱,也要剪下来压在茶几下。久而久之,茶几的菜谱已经摞了一层又一层。斑驳发旧的菜谱写满了父亲对孩子最接地气的爱。

父亲爱看书,更喜欢买书。每一次外出归来,父亲都会收获几本书。而每年回家,询问他是否有需求,他总说“有空逛书店,帮我买本新书即可”。去年父亲生日,二姐特意为他买了一个电子书,可他却不接受,一个劲说电子书没有书的气息,然后以开卷有益为由教育我们。想来,比起熟知里面的故事和文字,父亲更愿意享受读书的过程,细细地品读,仔细地揣摩,在书中纵横捭阖、穿越千秋。

如今,父亲已老,眼睛不再明亮,可他依然喜欢读书。当着我们的面,他总不喜欢戴老花镜,他总说“我可没老,不需要这玩意”。可我们都清楚,那是他的自尊,更是他不服老的表现。

2020年春节,我独自带孩子回家过年。还未从旅途的疲惫中走出来,新冠肺炎疫情开始肆虐。由于担心会有感染的风险,我变得异常焦灼。父亲看在眼里,知道再多的话语也无法平复我的心情,始终沉默地面对我一次次的坏脾气。大年三十,放完鞭炮,父亲递给我一本书《非暴力沟通》,他说:“有空了,看看这本书。”我惊讶于他读书面之广的同时,也意识到了焦虑带给家人的负面影响有多大。后来的几天,我有空就和他交流书中的语言,心情也逐渐好转。虽然疫情阻隔了我们和外界的接触,可在这个院子里,我依然享受着与父母团聚的天伦之乐。

渐渐的,我明白了,书,于父亲而言已不只是闲来无事、拿来解闷的玩物,更像是一个老朋友,一个可以相互倾诉的知己。

时光荏苒,待来年归家,惟愿再听父亲讲讲那些书中的故事。

责任编辑:赵海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