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学园地

文化

故乡的芦苇塘
发布时间:2020-06-09 来源:和禹公司 作者:李福威

转眼间又临近端午时节,空气中处处弥漫着粽子的清香,让我的思绪越过连绵的群山、无边的田野,飞回到辽河岸边魂牵梦萦的故乡。

在故乡的村西,隔着河堤,就是那一望无际的芦苇塘,浩浩荡荡,一直绵延到河边。

芦苇塘总是最先带给人们春天的气息。在稻田秧苗还没有缓绿的时候,芦苇塘已是春意盎然!“蒌蒿满地芦芽短”,芦苇塘里遍地是蒌蒿,最初的嫩芽是做汤的好食材;水灵灵的“曲么菜”,新鲜又稍有点苦涩,人们吃了一冬的白菜、酸菜、土豆,端上一盘“曲么菜”,既换了口味还能清热解毒;稍晚些有蒲笋,如玉般洁白,嚼起来嫩嫩的;野芹菜也很多,可以和土豆一起炒,给味蕾带来清新的感觉。还有一种类似螃蟹的爬行动物,我们叫“烧夹子”,两个钳子味道鲜美,地上爬的到处都是,还有很多在洞里,用棍子一桶就出来了,一会就能抓上一水桶!

芦苇塘中还有一种植物叫做“荭草”,如自行车气米芯般粗细,颜色也是红色的,质地更为坚韧。用来做屋顶的房草,多少年也不会腐烂,保温效果也好;用它编织简易的草帽,就是一个圆锥体,虽然戴在头上很沉,却也能遮阳隔热。用荭草穗做笤帚,堪称是一件工艺品,只有比较讲究的人家才有,而且只用来扫炕,绝不会舍得拿来扫地。

芦苇塘最热闹的时候是端午节前。类似竹子的芦苇一节一节得疯长,很快就有一人多高。无风时,像箭一样的尖,如箭一样的直;有风的时候,芦苇随风起伏,“摆动柔软的腰肢,和风调情”。芦苇密密麻麻,根根相连,叶叶相依,无论多大的风,从没有发生过倒伏。芦苇叶子这时最为饱满,确实是“緑肥红瘦”,人们用来包粽子,也就俗称为粽叶。人们去芦苇塘打粽叶,不但自己家里用、给远地的亲朋,还可以卖些零花钱。1980年代,收粽叶的也多,打下粽叶背到河堤上,就有人收购。大人一天可以收入十几块钱,就是十多岁的小孩,一天也可以卖个1、2块钱。打粽叶并不是轻松的事情,脚下就是沼泽,常年的积水,还有陈年的苇根,不留神鞋子就会扎破。还有很多河岔,受涨落潮的影响,去时可能很浅,回来时就可能涨水趟不过去了。想着粽叶可以换钱,就忘了这许多辛苦。

端午是重要的节日,包粽子是头等大事,家家都要包一大锅粽子。白色或者黄色的糯米先用水泡好,把新鲜的粽叶折成三角形状,放上米,用刚割的马兰草扎好,人们在屋外支起一口大锅,粽子放进去,再放上鸡蛋,锅底架上平时很少用的树枝,生起旺旺的火,煮上几个小时,香气溢出来,鸡蛋也有芦苇叶的味道。街上人们有说有笑,处处是欢乐的气氛。一锅粽子,蘸着白糖,可以吃好长一段时间,有粽子吃的日子,每天都像过节!

芦苇塘也是孩子们的乐园。玩打仗,可以用芦苇杆编个手枪、机枪;用苇叶编一个小小的风铃,随风快速的旋转;卷成一个哨子,可以吹出悦耳的声响;做成一个小船,放在水面飘荡。芦苇塘里有各种有名和不知名的鸟类,孩子们常常去捡野鸟蛋,但里面有一种鸟数量最多,比麻雀略大,叫做“家喜鹊”,人们从不去碰,据说那种鸟蛋吃了脸上起斑点。

秋天,站在高高的河堤上,极目远眺,但见堤外芦花飘荡,堤内稻穗金黄。不禁想起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的诗句来。芦苇茎秆坚韧,在被称作乐府双璧的《孔雀东南飞》里,也有“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的比喻。

芦苇塘也是人们烧柴取火的主要来源地。要等地冻硬了,芦苇眼看收割完毕,男女老少已早早在四周等候。随着看塘人的一声“开塘了!”人们就像一阵风一样,拿着各种农具冲进苇塘,迅速用耙子将地上的苇叶子挠起来,围成一圈,围起来的苇叶子就是属于自己的了,然后再仔细的收成一捆捆,肩挑背扛运回家,堆成小山似的柴禾垛,一年的煮饭做菜烧炕取暖的柴火都够用了。那时的人们主要是为柴米油盐忙碌,有柴有米心就不慌了。芦苇叶子烧火,火很旺,不用斧头劈,不用扇子扇,只是需要用烧火棍不停的往炉灶里填柴。做干饭时锅底的锅巴金黄香脆,是孩子大人喜爱的零食。

芦苇最大的功用是编织炕席。作家孙犁在《荷花淀》里描述水生嫂在月下凉爽的院子里编席,又薄又细的苇眉子在怀里跳跃着,如诗如画的美景。在我的印象里,编席都在冬天。先将芦苇破城苇眉子,然后用磙子压软,抖掉外皮,才可以使用。编席难在起头,要手巧的才会,手更巧一点的可以在席上编织两条带,或者是个枕头的形状,这样虽然费工,却可以卖个好价钱。母亲和姐姐们每到冬天,都在地上垫块羊皮,佝偻着身子编席。炕席有八尺、一丈、丈二多种尺寸,一般的席子当时可卖10元左右,一年编上几十领,也是不小的收入。或许是编席多的缘故,母亲晚年和同龄的邻居大娘比,背明显要驼一些。那时村里人家几乎都是土炕,先铺一层炕席草,再铺上炕席,冬暖夏凉,而且容易收拾。

芦苇收割后的苇塘有很多积水,形成很多池塘。冰冻后人们凿开冰,用一种叫“抄捞”的工具一搅,就会逮到很多新鲜的,俗称“穿丁儿”、“麦穗儿”的小鱼。当时不觉得多么好吃,现在却越来越成为稀罕物了。

1975年家乡发生一场地震,正值寒冬腊月。大震过后余震不断,人们不敢进屋,就用一捆捆芦苇搭成人字形,在里面铺上稻草,晚上一家人就在里面休息,谁也没觉得冷。正是得益于芦苇的这个意外功能,让人们平安度过那个多震的严冬。

芦苇塘是湿地,是地球之肾,不仅可调节气候,涵养水源,净化水质,保护河堤安全,还是鸟类的家园。芦苇塘伴随着人们的生活,从春到冬。现在的人们生活逐渐好转,盖起了瓦房,铺上了炕革,用上了煤气。芦苇塘渐渐在人们心中显得不那么有分量了,如今有的被开挖成池塘,养鱼养虾;有的被平整为田地,种植水稻。由于地势低洼,只能在水小的年份,才能有些收成。

光阴是河,前尘似梦。虽然过去30多年时光,关于故乡的这片芦苇塘,依然深深的藏在记忆中。

责任编辑:赵海星


上一篇:
下一篇: